同乐城tlc手机版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上海市剑川路955号我享我家大厦
  • support@huimin-energy.com
  • 电 话:021-60905103
  • 联 系人:林经理
推动能源消费革命开创节能新局面
发布时间:2017-07-20 16:40

转载自: 国家节能宣传平台  作者:张勇     发布日期:2017-07-19 
核心提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加快建设生态文明是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重要内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对人类文明进步事业的重大创新贡献。
关键字:节能
  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加快建设生态文明是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重要内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对人类文明进步事业的重大创新贡献。面对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长期任务,确保生态文明建设尽快取得切实成效,让人民群众不断感受到生态环境的改善,是新形势下党和政府取信于民的重要标志。在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形势下,要尽可能地减少资源和环境代价,必须加快推动能源消费革命,发挥节能的“第一能源”作用,不断开创节能新局面,从源头上把“美丽中国”构筑在效率领先的基础上。
  一、把握能源发展大势,充分认识消费革命重要性
  全球绿色低碳转型不断加快,能源消费格局酝酿深刻变化。在改善能源安全和应对气候变化背景下,各国普遍加快能源转型步伐,制定更高的能效提升目标,出台更积极的可再生能源发展政策。主要发达国家能源消费已经趋于稳定甚至出现下降,仍然制定了宏伟的长期节能目标。欧盟提出依靠节能和提高能效,到2050年能源消费相比2005年下降32%~41%,德国提出到2050年能源消费相比2008年下降50%。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已经成为全球能源消费增量的主体,但如果延续传统粗放发展模式,不仅资源环境难以承受,能源安全、气候变化、地缘政治等风险将更加严峻。
  国内生态环境矛盾十分突出,能源生产消费方式亟待重塑。生态环境问题群众感受最直接、反映最强烈,已经成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突出短板。“十一五”以来,我国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持续下降,但雾霾等突出环境问题依然十分严重,全国环境质量仍未得到根本好转。要实现绿水青山长远目标,把主要污染物排放降低到百万吨级水平,在继续强化末端治理的同时,更重要的是从源头减少能源消费总量。特别是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能源需求不断上升的形势下,必须通过重塑能源生产消费方式,大幅提高能效水平,才能从根本上实现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双赢”。
  我国节能成就举世瞩目,面临引领全球能源消费革命战略机遇。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节能和提高能效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单位GDP能耗累计下降14.6%,相当于减少能源消费7亿吨标准煤,减排二氧化碳15亿吨,是同时期全世界节能贡献最大的国家。在新一轮能源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背景下,作为全球能源生产和消费第一大国,包括超低能耗建筑、电动汽车、高速铁路、新一代核电、智慧能源等在我国都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和应用前景。我国有条件成为世界能源技术变革的创新高地,在全球绿色低碳转型中发挥引领作用。
  二、发挥节能“第一能源”作用,作为破解资源环境约束的最重要源泉
  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党的十八大进一步提出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认识高度和实践力度都前所未有。但与发达国家发展历程相比,我国人均资源禀赋不足,石油、天然气等优质能源资源保有量比较有限,实现主体能源更替面临更艰巨的挑战;我国环境问题由局部到整体、由城市到农村、由单因素到多类型日趋交织复杂,在时间和空间上的积累已经到了较高风险水平。今后一段时期,要在较短时间内解决发达国家上百年来出现的生态环境问题,我国必须开创能源发展新路,切实发挥节能的“第一能源” 作用,把节能和提高能效作为破解资源环境瓶颈约束的最重要源泉。
  一是把节能作为新型工业化和城镇化建设的最重要前提。从各国发展规律看,工业化和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但选择不同的发展道路和模式,带来的资源环境后果明显不同。经过三十多年快速发展,我国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已经进入优化升级阶段。站在新的起点上,我国要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把节约高效作为控制增量、优化存量的重要前提。积极发挥节能的绿色标尺作用,加快促进工业转型升级,全面提升城市内在品质,从根本上避免出现高能耗的“路径锁定”,为推动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二是把节能作为满足能源需求增长的最主要来源。我国长期以“保供应”为主的能源发展思路,造成产能持续扩张、能源粗放利用,对加快转变发展方式带来不利影响。伴随节能技术持续进步,依靠提高效率不仅能够直接满足能源需求增长,而且能够间接减少上下游行业的能源需求。过去二十年,我国粗钢产量增长了7.4倍,而能源消耗仅增长了2.7倍,累计节约能源超过8亿吨标准煤,比目前山西省的煤炭产量还要多。今后通过深入挖掘行业内部、跨行业之间的降耗潜力,节能将成为满足我国能源需求增长的最主要来源。以北方地区采暖为例,清华大学研究表明,通过全面回收利用低品位工业余热,建立区域联网的集中供热网,就能够满足北方城市一半左右的采暖需求,每年节约煤炭消费约1亿吨标准煤。
  三是把节能作为污染物和温室气体减排的最有效途径。解决国内环境污染问题、积极应对气候变化是我国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需要不断增加资金投入,综合运用多种政策手段。国内外经验表明,与末端治理和发展替代能源相比,节能和提高能效不仅是排放增长的“减压阀”,而且能够带来污染物和温室气体减排的协同效应,是最经济有效的途径措施。国际能源署研究表明,在积极应对气候变化情景下,到本世纪末实现将全球温升控制在2度以内的发展目标,节能和提高能效的贡献将达49%。我国在向污染宣战、尽早实现温室气体达峰目标进程中,要把节能和提高能效放在优先位置,以最大的决心、最经济有效的方式实现绿色低碳发展转型。
  三、加快能效赶超升级,为新旧动能转换注入持续活力
  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供给体系质量水平,对改善我国中长期要素配置效率具有重要意义。在各种要素供给中,能源作为现代社会的重要物质基础和动力,不断提升能源系统运行效率,是推动供给体系更好适应需求变化的重要方面。在全社会能源需求增速放缓、结构优化步伐加快背景下,加快能源利用效率赶超升级,推动我国经济发展由“规模红利”向“效率红利”转变,能够为新旧动能转换注入持续活力,为繁荣经济增长奠定长效基础。
  一是大幅提升能源供需两侧系统效率。我国能源发展长期各自为政,造成能源生产能力普遍过剩,刺激了能源粗放利用和不合理消费,能源系统效率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明显差距。2016年,全国弃水、弃风、弃光电量近1100亿千瓦时,清洁能源浪费问题十分突出。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要树立全社会“大节能”理念,转变传统以需定供的发展模式,在安全生产、生态环境、水资源等红线约束内,推动能源科学供给满足合理需求;在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目标约束下,以需求模式高效转变引领供给体系不断升级,实现能源供需两侧系统效率水平最大化。
  二是推动能源利用技术效率和经济效益同步提升。“十一五”以来,我国能源利用效率持续进步,电力、钢铁、电解铝等行业技术效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能源利用整体效率水平不高,能源消耗创造的国内附加值比较有限。目前,我国单位GDP能源消耗仍然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以上,是发达国家水平的3-5倍,也高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水平。作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能否有效降低能源使用成本,关系到实体经济发展活力和企业转型升级能力。通过加快工业、建筑、交通、电力等领域能效赶超升级,大幅提升能源利用效率和效益,能够有效降低全社会能源投入成本,这是增强我国绿色低碳国际竞争力的前提基础。
  三是发挥节能提效在培育新动能中的促进作用。人类历史上每次能源革命都带来生产力的巨大飞跃,英国、美国等发达国家崛起也与能源开发利用技术突破密不可分。我国能源消费存量和增量规模巨大,在孕育新技术、催生新业态、创造新供给等方面具有很大潜力。以我国节能服务产业发展为例,在短短十余年间企业数量就超过5000家,产业规模达到世界第一,带动从业人员超过60万,并且有望成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支柱。当前,全球新一轮能源科技革命方兴未艾,将不断对各国经济社会发展产生深刻影响。在新的国内外形势下,我国要把能源领域作为创新增长的重要依托,加强现代信息技术、材料技术、物联网等技术研发,在超高效设备、大规模储能、智能电网、新能源材料、燃料电池等方面尽快取得突破,推动能源利用效率持续进步,为创新培育新动能提供不竭动力。
  四、开创节能新局面,为全球绿色低碳转型做出更大贡献
  改革开放初期,我国依靠节能和提高能效,实现了“能源消费增长一番、支撑经济翻两番”目标,为经济腾飞奠定了重要基础。新世纪以来,我国制定出台节能约束性目标,明显降低了经济社会发展对能源消费增长的依赖,为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有好型社会提供了坚实保障。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国做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加快建设生态文明重大战略部署,将进一步开创节能工作新局面,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迈向中高端水平注入强劲动力,为全球绿色低碳转型做出更大贡献。
  一是以现代化为目标完善政府能源治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制度保障。要主动顺应人民群众对良好生态环境的新期待,不断丰富全面小康和现代化建设的内涵。要加快完善能源和节能法规标准,推动能源治理全面纳入法治化轨道。要做好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目标分解和评价考核,引导各级政府和领导干部树立正确政绩观。要把增进人民群众获得感作为节能工作出发点和落脚点,确保全民参与节能过程中共享生态文明建设成果。
  二是健全推动能源消费革命的市场体系。还原能源商品属性,加快构建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提高全社会能源资源配置效率的基础。要加快建立现代市场体系的基础性制度,保障各类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要理顺能源开发利用价税费体系,完善有利于绿色低碳发展的财税和金融政策。要积极发展合同能源管理等市场化机制,推动创新商业新模式、服务新业态。要深化用能权、排放权等有偿使用和交易试点,建立完善促进全社会自发节能的长效机制。
  三是以开放合作促进全球绿色低碳发展。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国已成为全球能源和气候治理的关键力量,是全球能效进步的主要倡导者和实践者。在推动能源生产消费革命进程中,要加强全方位国际合作,不断推动先进理念、技术、产品、服务等“引进来”与“走出去”,提升全球能源科技领域协同创新能力,促进各国绿色低碳发展水平共同进步。通过我国努力探索实践,开创一条以较低人均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支撑实现现代化的崭新道路,为全球可持续发展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作者: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

关于我们 | 新闻动态 | 产品中心 | 服务模式 | 工程案例 | 技术创新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Copyright © www.huimin-energy.com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紫竹建站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1968号 ICP备案:沪ICP备18030925号